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戴客基地 首页 智能资讯 查看内容

用户患上健身手环厌倦症 Fitbit们遇尴尬

爱吃甜食的猫 459℃ 0
   

虽然有些人经常使用健身手环,而且的确会利用这类设备鼓励自己锻炼。但也有很多人使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将其束之高阁,或者赠送给亲友。

用户患上健身手环厌倦症 Fitbit们遇尴尬

  Fitbit现在出品了一系列Tory Burch品牌的健身手环。它原本只能把你的各种动作转化成数据,而现在,这种高科技玩意儿又配上了ToryBurch的logo,镶嵌了代表奢华的基因,表带也换成了金属和皮革材质。有些版本看上去简直就像精美的项链。

  此次合作也催生了“健身首饰”的概念,将Burch与Fitbit完美地融为一体。这种健身与时尚的完美结合,让曾经佩戴过Fitbit、JawboneUp或Withings等健身手环的人明白了一件事情:健身手环也可以是一件时尚配饰。

  问题在于,时尚趋势往往变化无常,难以预测。头一天的时尚,第二天就会过时。这也就难怪美联社在报道中表示:很多健身手环用户已经放弃了这种设备,有的将其束之高阁,有的则转赠亲友,还有的在转赠他人后被束之高阁。

  有人像密歇根州作家弗吉尼亚·阿特金森(VirginiaAtkinson)一样,“原以为找了个啦啦队长,谁成想它竟是如此单调乏味”。还有很多像迪帕克·加亚西姆哈(DeepakJayasimha)这种每天都会走上四五公里的人,他们发现JawboneUp“只是提供了一些他本来就知道的信息”。他把手环给了妻子,妻子用了两周就放弃了,又转赠给远在印度的父亲。老人家至今仍未使用这个高科技玩具。

  还有一些像康涅狄格的研究员安娜贝尔·凯利(Annabel Kelly)一样的人,她在一次会议上赢了两个Withings ActivitePop,但只戴了一天就受够了,因为这东西根本无法记录她在健身房里的锻炼数据。她最终把手环给了自己的两个女儿,让她们追踪日常的健身习惯。

  美联社指出,这种情况非常普遍。市场研究公司EndeavourPartners估计,大约有三分之一的健身手环只是用了6个月就遭弃用。《美国医学协会期刊》最近甚至给出了更糟糕的数据:超过一半的健身手环购买者最终弃用这类设备,其中有三分之一在购买6个月后就不再使用。

  Fitbit是美国健身手环市场的领导者,按照收入计算的市场份额高达76%,该公司已于近期上市。而投资公司RockHealth发现,Fitbit的招股书表明,截至2015年第一季度,在其2000万注册用户中,大约只有一半仍在使用这些设备。

  之所以遭遇这种尴尬,一方面可能是因为很多健身手环主要充当计步器使用,无法兼容力量训练、全面健身以及其他一些流行的健身方式。售价在100美元左右,经常作为礼物赠送的健身手环尤其如此。除此之外,这些手环记录的数据反而令健身失去乐趣。《大西洋月刊》的编辑奥尔加·卡赞(OlgaKhazan)认为,Fitbit这样的设备简直就像妈妈附体,总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你。

  今年早些时候,作家道格·格林(DougGreen)写了一篇文章解释了他为什么放弃Fitbit。他表示,绑在脚踝上的小电脑代替了身体的内在技能,以此来记录身体的运动系统,包括卡路里的消耗以及对心脏有益的有氧运动。更加糟糕的是,Fitbit令他无法从很多人类最基本的活动中获得意外发现。“我来到新的地方远足时不再好奇,前往后街散布时不再舒心。它强迫我必须积累步数。所有的快乐都荡然无存,我只得不停地增加步数。”

  但人们厌倦Fitbit还有另外一个解释,那就是人性使然。我们很容易感到厌倦,健身时尤其如此。与健身有关的搜索请求总是呈现规律的波浪变化。

  每年1月都会大幅增加,我们每每此时都会热情高涨。但全年的剩余时间基本都处于低谷。换句话说,尽管你可能声称要放弃不健康的饮食士,可能报名过马拉松比赛,甚至专门到Groupon买过瑜伽课程,但有一点必须牢记:想法不等于实践。Fitbit这样的健身手环不可能改变人性。

  格林对Fitbit的尴尬给出了这样的结论:“关键是要知道,哪些是真的有用,哪些只是假装有用。”
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最新评论

返回顶部